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汉殇帝刘隆 >

又匆忙撤回河熙道

归档日期:07-04       文本归类:汉殇帝刘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本站不包管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善性,不预览、不比对实质而直接下载发作的忏悔题目本站不予受理。

  简装书库 中邦史地 通史 中邦全史 112 史仲文 胡晓林 主编 三、宋辽金夏期间的交兵 (一)北宋团结交兵 1.战前时势与计谋决议 北宋立邦之后,唐末五代今后藩镇割据的地势照旧未变。除了宋政 权外,另有南平、武平、后蜀、南汉、南唐、吴越、北汉 7个割据政权 和雄峙北方的辽政权。 南平,为后梁时高季兴所修,都江陵 (今湖北江陵),具有荆(今 湖北江陵)、归 (今湖北秭归)、峡(今湖北宜昌)3州,住宅江汉一隅, 权力弱小。 武平,原楚将周行逢所修,据有湖南14州,被后周封为武平 (治朗 州,今湖南常德)节度使。内部永久战乱,政权极不稳固。 后蜀,后唐末期西川节度使孟知祥所修,都成都,据有两川、汉中 共45州。孟昶继立后,君臣浪费,政事衰落。 南汉,唐末刘隐所修,都兴王府 (今广州市),据有岭南60州。统 治集团内部永久彼此屠杀,邦事由阉人独揽,政事冷酷陈腐。 南唐,为十邦中吴将李昪所修,都金陵 (今江苏南京市),据有江 淮区域。李煜 (后主)登位后,敬爱诗文,重沦声色,坚信释教,邦势 腐败。 吴越,唐末钱鏐所修,都杭州,据有两浙13州,对外臣服华夏各王 ① 朝,对内 “重敛其民”,偏安于东南一隅。 北汉,后汉宗室刘崇所修,都太原,据有河东 (约相当于今山西省) 12州,世代臣服于辽。虽土瘠民贫,但内有精兵,外有强援,城坚地险, 屡同后周对立,是北宋的强敌。 北方契丹族创设的辽政权,自辽太宗耶律德光 (公元902~公元947 年)从后唐石敬瑭手中得到燕云十六州后,辖境东起海滨,西抵阿尔泰 山,北至西伯利亚,南界雁门山、滹沱河,成为北方一个庞大的政权。 但北宋创设后,辽正处于穆宗耶律璟统治期间 (公元951~公元 969正在 位),因为统治昏庸冷酷,阶层抵触、民族抵触和统治集团内部的抵触 锋利,从而使辽自顾不暇,无力南下,为北宋团结交兵供应了有利机会。 至于北宋政权自己,承袭了后周的辖地,据有111个州,96万户人 口。跟着焦点集权的加紧、政事的稳固和经济、军事的兴盛,为进一步 结束团结事迹奠定了底子。 但华夏区域自唐末今后,战乱连续,社会分娩遭到主要捣鬼,经济 能力远非雄厚。面临 “卧榻之侧,皆他人家”的苛酷局面,赵宋要结束 团结大业,计谋计划是否妥善便成为事迹成败的症结所正在。早正在后周时, 比部郎中王朴 (公元905~公元 959年)就曾提出过先南后北的计谋方 ② 针。他以为: “攻取之道,必先其易也”,念法最先淹没江南,然后收 复燕云十六州,结尾解除北汉。但这一创议没有被接受。宋太祖赵匡胤 君臣正在富裕揣度本人军事、经济能力的底子上,源委屡屡衡量,深思熟 ① 《新五代史.吴越世家》。 ② 《资治通鉴》卷二九二。 虑,结尾承袭和兴盛了王朴的计谋念法,确定了先易后难、先南后北、 南攻北守的计谋计划。这一计谋的着眼点是,先弱后强,得到具有雄厚 人力物力资源的南方区域后,再鸠合力气凑合北面的劲敌。为此,选派 一批得力将领,率重兵守护北部重心:正在延州 (今陕西延安)、环庆(今 甘肃环县)、原州 (今甘肃镇原)、灵武(今宁夏灵武西南)屯驻精兵, 以防护党项;正在闭南 (高阳闭南)、瀛州(今河北河间)、常山(今河 北正定西南)、易州、棣州 (今山东惠民一带)驻兵,以防护契丹;控 制西山 (今恒山)、晋州(今山西临汾)、隰州(今山西隰县)、昭义 (今山西长治),以防御北汉。待北面的防守取得加紧后,才挥军南下, 辨别击灭南方各割据权力。 2.交兵源委 (1)“假途伐虢”,袭占荆一湖 修隆三年 (公元962年)玄月,武平统治者周行逢病死,11岁的小 子周保权继位。衡州 (治今湖南衡阳市)刺史张文外乘机启发叛乱,占 领潭州 (今长沙市),进逼朗州。武平统治者一壁派兵进击,一壁遣使 向南宽厚北宋求援。十一月,南平统治者高保勖也病死,侄高继冲继位。 久已图谋南下的赵匡胤,看到武宽厚南平接连发作丧乱,以为是削平它 们的大好机会,于是确定一箭双雕:以借道援助武平为名灭南平,以援 救为名灭武平。 乾德元年 (公元963年)正月初七,赵匡胤命慕容延钊 (公元908 或公元913~公元964年)、李处耘(公元920~公元966年)等率安(今 湖北安陆)、复 (今湖北天门)等10州兵,借道南平向武平进军。面临 宋军的借道条件,南平内部看法纷歧,有人以为宋军庞大,如山压卵, 抵捍有害,不如早降。高继冲赞同这种看法,所以未作任何应变绸缪。 仲春初,宋军进屯襄州 (今湖北襄阳),派人示知南平为宋军绸缪给养。 这时高继冲遣使以犒师为名,打听宋军的实正在贪图。仲春初九,使者与 宋军正在荆门 (今湖北荆门)相遇,慕容延钊充作周到招呼,黑暗由李处 耘率轻骑数千,乘夜倍道向江陵急进。高继冲至城外应接延钊雄师,而 李处耘则率兵先入城,缓慢攻克江陵城内腹地。高继冲睹形势已去,举 城纳降。 宋军灭南平后,征调南平军万余人,合兵向武平急进。这时,武平 已击杀张文外,平息了内乱。但宋军如故日夜兼程直趋朗州。周保权获 悉宋军压境的音尘,急召群臣谋议,结尾确定举办抗拒。宋正在劝降无效 后,分兵两道,水陆并进:舟师从江陵沿长江顺流而下,仲春末正在三江 口 (今湖南岳阳北)大破武平军,遂进占岳州(今岳阳)。陆道则出澧 州 (今湖南澧县),三月初进至澧州南,击溃武平军,接着攻克朗州, 生俘周保权,湖南悉平。 宋军顺便而动, “假途灭虢”,缓慢并灭荆、湖,意旨强大。这一 告捷,不但兴奋了宋军斗志,并且使宋军权力伸入长江以南,攻克了长 江中逛计谋腹地,割断了后蜀和南唐两大割据权力之间的干系,从而为 此后入川灭蜀、进军岭南和东灭南唐缔造了前提。 (2)分进合击,一举灭蜀 北宋攻克荆、湖区域后,后蜀东、北两面则处于北宋瞰制之下,赵 匡胤于是早先计划攻蜀事宜。派人精确勘探川陕地形,以备由陆道攻蜀; 同时修制战船,操练水军,以备由水道溯江而上攻蜀。这时,后蜀统治 者也感触了宋军的劫持。宰相李昊创议蜀主孟昶向北宋纳贡,以求偏安 自保。驾御军政大权的知枢密院事王昭远则念法先发制人,弗成坐以待 毙。孟昶遂决议苛兵拒守,以抗宋军。当时,宋东临三峡,北控陇右和 秦岭各隘口,后蜀前线所能依恃的腹地尚有长江三峡和米仓山等。于是, 后蜀一壁派兵东屯三峡,一方面派人约北汉同时举兵,南北合伙,夹击 宋军。但派出的使者半途投宋,向赵匡胤密报了后蜀实情,并绘呈后蜀 山水时势和军力漫衍图。正欲伺机攻蜀的赵匡胤,取得后蜀约北汉攻宋 的密书后,即以此为托辞,于乾德二年 (公元964年)十一月初二,发 兵两道攻蜀:北道由王全斌、崔彦进、王仁赡等率步骑 3万出凤州,沿 嘉陵江南下;东道由刘光义、曹彬等率步骑2万出归州 (今湖北秭归), 溯长江西上。两道分进合击,结尾会师成都。孟昶得知宋师来攻,命王 昭远、赵崇韬率兵 3万自成都北上,据守广元、剑门等闭隘;韩保贞、 李进率部数万驻守兴元 (今陕西汉中),认为配合。 乾德二年十仲春中旬,北道宋军攻入蜀境,所向克捷,连拔兴州 (今 陕西略阳)、兴元,正在西县 (今陕西勉县西)击败韩保贞,然后乘胜追 击,俘韩保贞、李进,越过三泉 (今勉县西南),直抵嘉川(今四川广 元东北)。蜀军烧绝栈道,退保葭萌 (今广元西北)。这时王昭远、赵 崇韬率军屯驻利州 (今广元),派兵正在大、小漫天寨(利州城北)立寨 而守。利州正在嘉陵江东岸,群山盘绕,时势崎岖,是入蜀的咽喉要道。 因栈道中断,宋军被阻,难以直进。王全斌遂率主力由嘉川东南的罗川 小径曲折南进,由崔彦进率军一部赶修栈道,进克小漫天寨,蜀军退保 大漫天寨。不数日,王、崔两部会师,分兵 3道夹攻大漫天寨。蜀军连 战连败,王昭远弃城渡江退保剑门 (今四川剑阁东北),宋军于十仲春 三十日攻克利州。次年正月,孟昶睹时势迫切,命不谙军事的太子元喆 ① 为元帅,率兵万余支持剑门。剑门 “凭高据险,界山为门”,是障蔽成 ② 都的重险,其得失相闭强大,但元喆却一起 “昼夜嬉逛,不恤军政”, 置战事于不顾。此时北道宋军自利州直趋剑门,进占益光(今四川昭化)。 王全斌分兵一部由剑门东南的来苏小径,绕至剑门之南,断敌后道,自 率精锐从正面抨击剑门。蜀守军一部睹宋军由小径往还苏,弃寨而遁; 王昭远也措置失当,仅以偏师防守剑门天险,自率雄师退守汉源坡 (剑 阁东北30里)。宋军前后夹击,缓慢攻占剑门,并向汉源坡挺进。蜀军 进占苷?Y_贇涸将訸`紼?盅蛴疹 正月切,北道宋军直逼成京都下,东道宋军也相继而至。正月初七, 孟昶睹形势已去,被迫纳降,宋军仅用了66天便将后蜀消亡。 (3)出奇制胜,进军岭南 宋灭后蜀后,占领了四川、湖南区域,变成了进一步南下的有利形 势。南汉屏蔽已失,气息奄奄。但犹临危不察,近年骚扰宋境。宋正在劝 降无效后,确定进军岭南。开宝三年 (公元970年)玄月,赵匡胤命潘 美 (公元925~公元991年)、尹崇珂、王继勋等率10州兵,避开五岭 (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紧要险道向贺州进军, 其作战贪图是:由南汉中部冲入,诱歼敌军,稳固侧翼,然后东击兴王 府。 玄月中旬,宋军越过萌渚岭,直指贺州。并于玄月十五日将贺州包 围。刘■派上将伍彦柔率舟师溯郁江、贺水西上,北援贺州。宋军设伏 以待,大破南汉救兵,并乘胜攻陷贺州。宋军攻占贺州后,本可长驱直 进,但西面的富 (今广西昭平)、昭(今广西平乐西北)、桂(今广西 桂林)和东面的连 (今广东连县)、韶(今广东韶闭)、英(今广东英 德)、雄 (今广东南雄)等州皆有南汉守军,侧后受到劫持。潘美为了 消释后顾之忧,并调动南汉的主力西上,以便乘虚而击,遂扬言要沿贺 水东下,直取兴王府。刘■匆促升引宿将潘崇彻率兵5万进屯贺江口(正在 今广东封开西北),以禁绝宋军东下。但潘崇彻进驻贺江口后,拥兵自 保,寓目不前。潘美睹南汉军延误不进,遂挥师西上,连克昭、桂、富 等州,消释了后顾之忧。十一月又缓慢转兵东向,攻陷连州。接着乘虚 东进,直逼韶州。韶州据大庾岭之口,是广州的北大门。韶州迫切,刘 ■匆促派上将李承渥率兵10余万进保韶州,但被宋军击败,李承渥仅以 身免,宋军攻占韶州。 音尘传来,南汉举朝震恐。刘■敕令加紧增修兴王府城池,图谋固 守。同时命郭崇岳、植延晓率兵 6万屯马迳 (今广州北),列栅守护兴 王府。开宝四年 (公元971年)正月,宋军又连克英州、雄州。这时屯 住贺江口的潘崇彻,睹形势已去,率部纳降。如此,宋军侧翼劫持总计 消释,遂鸠合戮力从韶州南下,逼近兴王府,于正月二十八日抵达马迳, 与汉军僵持。刘■无计可施,被迫遣使请降,但不久又忏悔,并派其弟 刘保兴率一齐军力到马迳支持督战。此时汉兵尚有 15万众。仲春初四, 宋军抨击马迳,植延晓失利身亡,郭崇岳退保营栅。潘美看到汉军 “编 ① 竹木为栅,若篝火焚之,必滋扰,所以夹击之,此万全之策也” ,遂于 当天夜间启发火攻,大北汉军,郭崇岳死于乱兵之中,刘保兴遁归兴王 府,宋军跟踪追击至城下。仲春初五,刘■出降,宋军进占兴王府,南 汉消亡。 (4)五道出师,击灭南唐 宋灭南汉后,据有长江上中逛及下逛江北区域和珠江下逛区域,从 计谋上变成了对南唐的 3面覆盖。南唐后主李煜,正在宋灭南汉后,感触 时势日益危殆,为了消重求存,一壁主动提出削去南唐邦号,称江南邦 主,展现臣服;但同时又黑暗募兵备战,以防宋军抨击。他把军力计划 正在长江中下逛南岸各重心,重兵则屯驻于湖口 (今江西湖口)、金陵和 ① 《续资治通鉴》卷六。 润州 (今江苏镇江)。其它,还遣使致书吴越,图谋联络吴越抗宋,但 遭到拒绝。 赵匡胤志正在团结江南,毫不应承南唐操纵一方的地势存不才去。但 因为南唐是江南能力最强的割据政权,又事宋甚恭,于是正在解除南平、 武平、后蜀、南汉之前,不绝对其选用安慰策略,短暂联合和稳固南唐。 当上述割据政权逐一清除之后,便踊跃绸缪解除南唐。他用寻事计除掉 南唐紧张将领林仁肇;遣使同辽修睦,免得抨击南唐时腹背受敌;派人 索取南唐时势图,以了然其屯戍、交通、户口众寡等境况;加紧军需物 资绸缪;缔制舰船,操练水军;开宝七年 (公元974年)七月,接受江 南人樊若水的创议,正在荆湖制巨舰战船数千艘,以备渡江时架设浮桥, 用于水战;玄月,命曹彬 (公元931~公元999年)、潘美、曹翰等率兵 10万分赴荆南江陵等地待命。 赵匡胤正在悉数绸缪停当之后,即遣工作李煜入朝,李煜称病固辞, 宋便以此为托辞,敕令抨击南唐。以曹彬为统帅,指派各军,其全部部 署是:曹彬率荆湖水军顺流而下,攻取池州 (今安徽贵池)以东长江南 岸各重心;潘美率步骑自和州 (今安徽和县)与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 西南)间渡江,聚合曹彬部东下直攻金陵;京师水军自汴水而下,取道 扬州入长江,攻取润州,而后抨击金陵;吴越王钱■率吴越军 5万从东 面攻取常州,配合宋水军掠夺润州,会攻金陵;王明率军向武昌进击, 管束江西的唐军东下赴援。这一计划是以曹彬、潘美统率的水、步、骑 兵为主力,主攻目标选取正在和州与采石之间,强渡长江进围金陵;东道 为助攻;王明所率西道军为管束。 开宝七年 (公元974年)十月十八日,曹彬率荆湖水军率领预作浮 桥用的舰船,自荆南启程,沿长江北岸一侧顺流东下。南岸唐军各屯戍 部队认为宋军是例行巡江,未加任何阻击,以致宋军亨通通过了南唐屯 兵10万的重地湖口。十月二十四日,宋军猛然度过长江,袭占峡口寨(今 安徽贵池西),水陆并进,直趋池州。唐池州守将弃城遁走。宋军攻克 池州后,正在石牌口 (今安庆西90里)把巨舰、大船联贯起来,正在彩石矶 试搭浮桥取得凯旋。然后不绝东下,连克铜陵、芜湖、当涂,抨击采石。 闰十月二十三日,曹彬击败唐军2万余人,夺占长江下逛紧张渡口采石。 十一月中旬,宋军将预制浮桥移至采石,三日桥成,潘美遂由江北率步 骑通过浮桥缓慢跨过长江。 宋军主力渡江后,立地提议凶猛抨击。自十一月下旬起,连克金陵 外围各据点,并正在秦淮河击败南唐水陆军10余万人,于是正在金陵城郊三 面安营,变成对金陵的覆盖态势。正在此功夫,宋西道军王明部及沿江各 部也提议抨击,先后正在鄂州 (今武汉)、武 昌 (今武昌县)、池州、宣州(今安徽宣城)、袁州(今江西宜春) 击败唐军。东道吴越军和宋水军也攻陷了常州、江阴,进围润州。 金陵北据大江,南连重岭,龙蟠虎踞,时势陡峭。自开战今后,李 煜仍诵经讲易,不问军政,乃至金陵被围数月竟全然不知。直到开宝八 年 (公元975年)蒲月登城巡视,才发掘宋军已进逼城下,大为惊恐。 于是诛杀主降上将皇甫继勋,敕令朱令赟率湖口10万守军东下赴援,自 认为金陵铜墙铁壁,宋军久攻不下,势必退军,所以拒绝劝降。但朱令 赟受王明部管束,迟迟不行东下。直到十月,才率水步号角称 15万人, 乘木排大舰顺流东下,图谋焚断采石浮桥,搭救金陵。但时值初冬,长 江水浅,舰筏过大,不行并进,队伍运动相称慢慢。十月二十一日,朱 令赟进至皖口 (今安庆西南),王明等率部禁绝。朱令赟敕令火攻宋军, 后因风向变动,火焰反烧南唐军,南唐军大溃。宋军乘势猛攻,朱令赟 投火,南唐救兵被歼。此时,金陵已被围9个众月,时势愈加危殆。 曹彬众次致书劝降,都被拒绝。曹彬于十一月二十七日提议总攻,金陵 城破,李煜被迫纳降,南唐消亡。 (5)围城打援,迫降北汉 赵匡胤正在消亡南唐后不久死亡,其弟赵光义继位。平安兴邦三年(公 元978年),赵光义把吴越王钱■拘押正在开封,迫使他献出两浙13州土 地。平海节度使陈洪进也献出了漳 (今福修漳州)、泉(今福修泉州)2 州。至此北宋结束了对南方的团结,于是早先鸠合力气绸缪解除北汉和 收复燕云十六州。 北汉依恃辽的增援,通常南下骚扰宋境,两边冲突永远未断。赵匡 胤固然正在团结交兵中实行先南后北的计谋,但对北汉通常以攻为守,曾 先后启发过 3次抨击,图谋相机进步。第一次是正在开宝元年 (公元968 年)八月,乘北汉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烈之际,命李继勋、党进、曹彬 等人率军抨击北汉,直逼太原城下。十一月,因为辽派兵南下援北汉, 宋军撤消。第二次是正在开宝二年 (公元969年)仲春,赵匡胤亲身率兵 抨击北汉,自三月至闰蒲月,围困太原长达 4个月,并引汾水灌城。由 于汉军果断遵从,两边伤亡都很主要。辽兵再次支持,加上阴雨连续, 宋兵众生疾病。赵匡胤感触军力不敷,难以不绝打下去,于是撤围退军。 第三次是正在开宝九年 (公元976年)八月,赵匡胤消亡南唐后,分兵 5 道抨击北汉。玄月,宋军大北汉军于太原城下。十月,赵匡胤猛然死亡, 宋军撤消。 军由大同南下,途中外传东道败退,自愿撤走。四月中旬,宋军占领盂 县、隆州、岚州等地后,以数十万之众覆盖了太原。四月二十六日赵光 义亲临太原城下,四面巡视督战。刘继元正在困守孤城、外无援兵、内部 厌战的境况下,于蒲月初五出降,北汉消亡,宋团结交兵至此基础终止。 北宋团结交兵自公元963年掠夺荆、湖区域早先,到公元979年灭 亡北汉止,源委16年的交兵,基础上终止了自唐中叶 “安史之乱”今后 藩镇割据和五代十邦的分歧地势,竣工了南北 方紧要区域的团结,对社 会经济文明的兴盛起了推动感化。北宋王朝团结交兵是以能得到告捷, 除了政事、经济方面的由来外,正在军事上,最先是先南后北计谋适宜当 时南弱北强的形势。北宋创设之初,南方割据权力都已没落,北方辽邦 正处正在隆盛期间,地广兵强,并一向向华夏区域扩展。宋早期曾几次进 攻北汉都因辽出师援助而无功撤消。南方各邦,力气弱小,较易攻取; 且经济富庶,华夏馈饷可仰赖江、淮取得治理。其后团结南方后,得以 富裕诈欺江南区域的人力物力,鸠合戮力北征,从而比力亨通地得到了 阻击辽军、迫降北汉的告捷。其次是应用各个击破的战术比力凯旋,保 证了交兵的亨通举办。南方各邦固然承日常久,积弱不振,但它们具有 的总军力却不下七、八十万;而北宋赵匡胤时军力最众才有37.8万人。 除去防护党项、辽、北汉外,能南下的军力不抢先20万。南方各割据势 力,休戚相关、相互利害联系,倘使合伙抗宋,力气弗成小视。但它们 之间抵触甚众,彼此猜疑,不行合伙。赵匡胤美妙地诈欺了这些抵触, 举办分解分裂以配合军事抨击。正在军事抨击上,又选用由近及远、先弱 后强、各个击破的计划,永远使本人处于主动身分。结尾,军政兼施, 善用计划。五代十邦分歧已久,各邦众已衰朽不胜,仅能自保图存。统 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政事衰落,百姓怫郁,君臣战守无策,指派不善。 故北宋得以正在庞大军事压力下,广施分解寻事的计划。无论战前、战中 或战后,都以高官厚禄优遇降者,分裂其抗拒的信心,并能束缚部队, 苛禁杀掠,尽量淘汰交兵的捣鬼与牺牲。于是,每战都能以较少的价格 获取较众的告捷。 (二)辽宋交兵 辽是雄踞于宋朝北方的契丹族创设的政权。契丹天显十一年 (公元 936年),辽从后唐叛将石敬瑭手中掠夺了燕云十六州。这一区域西起山 西和内蒙接壤处,沿河北和北京北部向东,达渤海之滨,沿线山岭蜿蜒, 有不少闭隘控扼南北交通孔道,南面即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大平原,于是, 计谋身分相称紧张,自古今后为兵家必争之地。辽得到这一区域后,将 攻克地向南胀动到雁门山、滹沱河一线,并把主力屯驻正在幽州西北的鸳 鸯泊 (今河北张北西北安固里淖)。一朝南面有事,即辨别从居庸闭、 曹王峪、白马口、古北口、安达马口、松亭闭、榆闭等长城各口进入幽 州及其以南区域。契丹统治者以此为向黄河道域抨击的基地,动辄牧马 南下,骚扰华夏,给华夏王朝变成极大劫持。 而华夏王朝自遗失这一区域后,便遗失了一条抵御北方铁骑南侵的 紧张防地,藩篱荡然,无险可守。于是,收复这一区域势正在必行。 宋朝创设之后,辽曾众次派兵南下骚扰,宋辽之间的冲突不绝一向。 赵匡胤为勉力于整理内部和团结南方,对辽军的袭扰选用了来则备御、 去则即止的踊跃防御计划。但不绝没有健忘收复燕云区域。乾德元年(公 元963年)十仲春,对进呈阵图、请讨幽州的军校赐与赏赐。团结荆湖 和西蜀时,又修立 “封桩库”,绸缪蓄满500万缗,或作未来赎回燕云 之资,或作攻取燕云的军旅之费。待到终止五代十邦割据地势,开端统 一华夏区域后,北宋王朝便倾戮力收复燕云。于是,宋辽之间环绕幽州 区域的争取战随之伸开。 1.第一次幽州之战 平安兴邦四年 (公元979年)蒲月,北宋消亡北汉后,宋辽直接对 峙。两边接触线大概东起泥姑口 (此日津大沽口),西沿巨马河道域的 信安军 (今河北霸县东)、霸州、容城(今河北定兴东南),然后折向 西北至飞狐 (今河北涞源北)及灵丘(今山西灵丘)以南,直达代州雁 门 (今山西代县北)。此线以北为辽管制的燕云区域。当时民俗把燕云 十六州中位于太行山北麓东南的檀、顺、蓟、幽、涿、莫、瀛 7州称为 “山前”,把太行山西北的儒、妫、武、新、云、朔、寰、应、代9州 称为 “山后”。辽对这一区域独特是幽州相称珍贵,除派大丞相、南京 留守韩德让和上将耶律斜珍率兵防守幽州外,还正在宋军抨击北汉时增派 北院大王耶律希达、将领萧托古和伊实王萨哈加紧防务。并正在隋唐蓟城 的底子上对幽州举办大范围的扩修,从而使幽州城成为四周36里,城墙 高3丈、宽1.5丈,人丁30万的陪都和军事、政事重镇。 宋军正在解除北汉时,正在太原蚁合了数十万部队。赵光义图谋乘克服 的余威,一举掠夺燕云区域。不过,宋军 “攻围太原累月,馈饷且尽, ① 士疲倦” ,须要歇整。同时 “人人有希赏意”,须要对攻陷太原举办论 功行赏以利再战。于是大无数将领不赞同立地向辽进军,但无人敢直言 谏阻。惟有崔翰怂恿赵光义,以为机弗成失,时不再来,如能挟克服之 威,攻取幽州如瓮中捉鳖。赵光义于是决意北伐,命曹彬掌握计划队伍 运动,潘美结构粮运收拾后勤;郭进不绝看管雁门以北辽军动向以保险 侧后的和平。其计谋计划是:以幽州为紧要作战宗旨,缓慢自太原搬动 军力东进,越过山丘重迭、沟壑纵横的太行山,乘辽无备,奉行猛然袭 击,一举夺占幽州。一朝幽州顺利,势必震荡其余诸州,然后乘胜收复 总计燕云区域。 蒲月二十日,宋军从太原分道东进,翻越太行山,二十九日抵镇州 (今河北正定),进入河北平原。六月初七,赵光义调发京东、河北诸 州的火器装置和粮秣运往前方。十三日,赵光义亲身率军从镇州启程。 十九日进入辽境,攻克金台 (今河北易县东南),二十日进至歧沟闭(今 河北涿州西南巨马河北)。因为宋军每天以百里的速率缓慢开进,显露 正在宋军侧后的辽东易州 (治歧沟闭)守军孤单无援,不战而降。这时, 辽北院大王耶律希达、将领萧托古和伊实王萨哈正在沙河 (今易县东南的 易水)迎击宋军,图谋禁绝宋军向幽州胀动,被宋军击败。二十一日宋 军进至涿州,辽涿州守将开城纳降。二十三日平旦,宋军进抵幽州城南。 辽南院大王耶律斜珍看到宋军兵锋甚锐,不敢正面构兵,率兵进驻清沙 ① 《续资治通鉴》卷一○。 河北 (正在今北京清河镇一带),以声援幽州,从而使幽州、胜利口、清 沙河结成犄角之势,并维系了幽州与山后的干系,由于而抬高了幽州辽 军固守待援的信心。 赵光义以为耶律斜珍只可凭险固守,便以一部管束其军,计划主力 围攻幽州。六月二十五对幽州伸开围攻:宋渥率部攻南面,崔彦进率部 攻北面,刘遇率部攻东面,孟玄喆率部攻西面。辽韩德让、耶律学古一 面加紧守备,一壁安全人心,以待救兵到来。六月三十日,辽景宗耶律 贤 (公元948~公元982年)取得宋军合围幽州的音尘,派北院大王耶律 歇哥 (?~公元998年)和南京宰相耶律沙统率五院兵越过燕山支持幽 州。宋军攻城10余日,虽一度乘夜登上幽州城垣,但旋即败退。宋军围 攻幽州坚城不下, “将士众怠”,士气低重。七月初六,正当赵光义督 军攻城时,耶律沙的救兵抵达幽州城外,正在高梁河 (今北京西直门外) 畔同宋军伸开酣战。战至黄昏,耶律沙部不支,向后撤消。这时,耶律 歇哥的马队从捷径赶到,数万人各持两个火把,宋军意外内情,军心恐 惧。耶律歇哥抵达幽州城北后,即与原蚁合正在清沙河北的耶律斜珍合军, 分摆布两翼向宋军奉行凶猛反扑,宋军被迫除掉围城部队。驻守幽州城 内的耶律学古正在宋军撤围后,开城排阵,四面鸣胀呐喊助威。宋军于是 局势大乱,遗失指派而大北。赵光义中箭负伤,乘驴车南遁,仅以身免。 辽军乘胜逐北,追至涿州。宋军沿途委弃的多量火器、糖秣,均为辽军 所得。宋军第一次幽州之战就如此以让步而完成。 此战的让步由来是众方面的。赵光义被攻陷太原的告捷冲昏了头 脑,对辽军的能力及其具有多量马队的境况揣度不敷,正在部队疲困交加 的时势下,匆匆出师,图谋以猛然的运动、上风的军力数目,一举剿袭 幽州区域。这种敷衍冒失、幸运取胜的谋利作为,结尾遭到让步乃是情 理中事。从作战指引上看,宋军移师幽州,仅是一个目标的抨击,既未 从幽州北面出师配合,管束辽军,又未管制必然的打算军力。一早先便 将紧要军力参加战役,图谋速战速决,一举凯旋,乃至一遇滞碍,便无 力挽救。其次是对幽州城的防御力气揣度不敷。幽州是辽的计谋腹地, 辽必以重兵守城。宋军长途急进,无攻坚绸缪,乃至顿兵坚城,陷入师 老兵疲的逆境。结尾是缺乏打援计划。幽州既为辽计谋腹地,正在受到围 攻时,必以重兵支持。但赵光义计不足此,未作任何阻援计划,只顾倾 戮力攻城,致为辽救兵拊击,导致三军溃败。反观辽军,虽正在宋军突袭 初期遭到极少滞碍,但能选用极少有用要领,固守待援,为集合援兵赢 得了年华。正在援兵抵达后,又凯旋地应用两翼覆盖的战法,阐扬马队的 益处,乘耶律沙拖住宋军并使宋军遭到必然水准减少时,猛然参加战役, 到底挽回战局,得到了然围幽州,大挫宋军的告捷。 2.第二次幽州之战 第一次幽州之战让步后,赵光义不绝妄想二度北伐,以洗刷高梁河 之败的羞辱,并为此举办了必然的绸缪。如分命将领驻守疆域,屯聚粮 秣。 “命曹翰计划修霸州、平戎、破虏、乾宁等军城池。开南河,自雄 ① 州达莫州,以通漕运。” 雍熙三年 (公元986年),辽圣宗耶律隆绪 (公 ①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一。 元971~1031年)继位,年仅12岁,其母萧太后摄政。赵光义及极少臣 僚以为,辽 “主少邦疑”,母后擅权,宠幸用事,大臣不附,内部不稳, 此乃掠夺幽州的天赐良机。于是不顾极少大臣的抗议,作出再次抨击幽 州的决议。 本来,萧太后是一个具有统治体验的人物,她 “明达治道,闻善必 ② 从,故群臣咸竭其忠,习知军政” 。正在摄政之初,即选用了一系列要领 松懈统治集团内部的抵触和民族抵触;兴盛分娩,整理队伍,大修武备。 任用北院大王耶律歇哥为南面行军都统,南院大王勃古哲总领山后军 政,同政事门下平章事萧道宁驻守幽州。耶律歇哥受命后;踊跃操练军 ① 队, “立更歇法,劝农桑,修武备,疆域大治”。于是,辽的邦势正正在 发达,政事、经济、军事各方面的境况,较之 “畋猎无厌”、“嗜杀不 已”的穆宗期间,已有较大水准的变动。但赵光义对敌情未举办负责的 了然和探求,仅从母后专政这一外象启程,便果断地以为辽内顾不暇, 有机可趁,正在几个臣僚的怂恿下,贸然作出了北伐决议。 雍熙三年 (公元986年)正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宋军兵分3道 早先出动,其计划是:东道以曹彬为主将,崔彦进为副,自保州 (今河 北保定)趋涿州;另一支则由米信、杜彦圭指挥,自雄州趋新城 (今河 北新城)。西道由潘美为主将,杨业 (?~公元986年)为副,自雁门 趋云州,而后聚合田重进部东下,从北面会攻幽州。中道以田重进为主 将,谭延美为副,自定州北上趋飞狐口。与此同时,派使者到高丽,联 络高丽向辽东抨击 (该道后未运动)。曹彬等启程前,赵光义对他们说: “潘美之师,但令先趋云、应,卿等以十余万众声言取幽州,且持重缓 行,毋贪小利以要敌。敌闻大兵至,必萃劲兵于幽州。兵既聚,则不暇 ② 为援于山后矣。” 赵光义的计谋贪图是:先令潘美掠夺云、应等山后诸 州,曹彬部则奉行计谋佯动,持重缓行,扬言攻取幽州,以吸引辽军主 力于幽州以南,无力支持山后诸州。待潘美、田重进两道东进会师,再 曲折幽州之北,割断幽州与山后辽军的干系,结尾合攻幽州。 辽直到三月初六才得知宋军大范围启发抨击的音尘。萧太后针对宋 军的境况,以一部军力先对西线宋军举办管束性作战,而以主力对幽州 劫持最大的东道宋军主力举办决斗,而后再向山后搬动军力,击破两道 宋军。其全部计划是:命南京留守耶律歇哥指挥部队禁绝曹彬部北上, 东京留守耶律抹只率军继进;同时敕令征诸道兵支持幽州。以耶律斜珍 率山西戎马进援山后,阻击田重进、潘美军;以耶律勤德守备平州 (今 河北卢龙)海岸,加强后方,防护宋舟师从海进步击辽东。萧后与辽圣 宗耶律隆绪率军进驻驼罗口 (今北京南口相近),行为接应。 宋军提议抨击后,早先时各道起色比力亨通。中道田重进军自定州 沿滱水 (今河北唐河)河谷北上后,于三月初九进至飞狐北。辽冀州、 康州军往援,宋军全歼救兵。二十三日,辽飞狐守将纳降。二十八日, 辽灵丘 (今山西灵丘)守将也举城降。四月十七日,宋军抨击并攻占蔚 州。西道军潘美部出雁门闭后,三月初九正在寰州击败辽军。十三日朔州 ② 《辽史·后妃传》。 ① 《辽史·耶律歇哥传》。 ② 《续资治通鉴》卷一三。 辽军守将纳降。十九日,应州辽军纳降。四月十三日,宋军又攻陷云州。 东道米信部自雄州启程后,度过巨马河,于四月初四正在新城击败辽军。 曹彬率东道军主力约10万人,三月初五攻陷固安 (今河北固安),十三 日攻占涿州,全歼守军。赵光义得知曹彬军起色过速,违背“持重缓行” 的作战贪图,即顾虑辽军割断粮道。当曹彬进占涿州后,辽耶律歇哥因 军力不敷,选用避免决斗,怠倦打发宋军的计划。夜间用轻骑袭击骚扰, 日间用精兵装腔作势以困惑宋军,同时派兵绕至宋军后方,截断宋军粮 道。曹彬军正在涿州10余天,因粮尽不得已退回雄州。曹彬军的撤除使本 已有利的战局发作逆转。 赵光义得知曹彬军撤除就食后大惊,以为大敌现时而退军就食,甚 为失策。于是急令曹彬率军沿巨马河向米信军逼近, “按兵蓄锐以张西 ① 师之势,待美等尽略山后之地,会重进东下趋幽州”,“以全师制敌”, 会攻幽州。不过,曹彬治下诸将外传中、西两道军连克州县,屡战屡胜, 耻于东道兵不行有所攻取,纷纷念法出战。曹彬不行阻碍,遂听信诸将 看法,填补粮食后,又向涿州抨击。耶律歇哥以一部军力对曹军举办阻 击,且走且战,以迟滞曹军运动。这时正值夏季,曹彬雄师行进途中缺 水,士卒疲劳不胜。抵达涿州后,曹彬得知萧太后率救兵从驼罗口南进, 有会同耶律歇哥军钳击宋东道军之势,于是命部将带城中大家先行向西 南撤消,曹彬亲率主力断后。但撤消中宋军杂乱不胜,耶律歇哥戮力追 击。蒲月初三,正在歧沟闭大北曹彬军。曹军溃退,夜间涉渡巨马河时, 被辽军追上,灭顶者甚众。余部不绝向高阳 (今河北高阳)溃退,途中 又被耶律歇哥追上,死伤数万人。曹军委弃多量火器、军资,残部退到 高阳。 赵光义得知歧沟闭失利的音尘,即令宋中道田重进军退驻定州,西 道潘美军退驻代州 (今山西代县),以避免中西两道再曹败绩。同时增 兵北境,禁绝辽军南进。辽军正在歧沟闭获胜后,于七月初以10余万军力 西移,先后攻占了蔚州、飞狐、应州、寰州等地。赵光义令潘美等派兵 保护云、朔、寰、应 4州住户南迁。潘美正在军力比拟悬殊的境况下,令 杨业出击。杨业遵照辽军攻占寰州后兵势正锐的时势,不赞同出击,认 为可领兵出大石道 (今代县崞阳石峡口)配合云、朔两州守将率大家伺 机撤消。监军王侁指摘杨业睹敌 “逗挠不战”,杨业无奈率兵出战,并 与潘美等商定正在陈家谷口 (今山西朔县南)派兵策应。杨业孤军北进, 遭辽军伏击而大北,退至陈家谷口时,策应兵已撤走,乃至三军被歼。 杨业受重伤被俘,不平而死。宋王朝对辽启发的第二次幽州之战,又惨 遭让步,仅中道军亨通退回。 此战宋之让步,最先是赵光义差错地鉴定了敌情,正在绸缪不足富裕, 机会不足成熟的前提下敷衍启发交兵,所以招致让步。正在作战指引上, 宋军 3道分进合击,图谋率先管制燕山山脉要隘,然后合攻幽州,这一 计划历来是无误的。但正在计谋上却未能有用协同。田重进军和潘美军未 能实时会师东进,掌握主攻目标的曹彬军早先时轻敌冒进,继则退进无 度,举动失措,亦未能与中道田重进部得到协同,割断辽的救兵,乃至 变成合围幽州的图谋未能竣工。其次是宋军对燕云区域地舆特色不熟 ① 《续资治通鉴》卷一三。 加上主将挞览被宋军击毙,士气低重,军心涣散。行进则受阻,背后又 有宋军环伺,腹背受敌,进退两难,处境邪恶。于是急于乞降,图谋通 过洽商取得沙场上不或者取得的告捷。 昏庸懦怯的宋真宗,忽视有利的时势,只求让辽军尽速撤走,于是 两边早先议和。源委讨价还价,两边商定:宋每年给辽银10万两、绢20 万匹,称为岁币;宋辽两邦约为兄弟之邦;仍按此前的旧界行为两边邦 界;辽军撤消时,宋军不许正在沿途举办拦击。澶州又称澶渊,故史称这 次盟约为 “澶渊之盟”。这一羞辱的城下之盟,给宋带来了相称主要的 后果,它不但无端地给华夏区域百姓套上了一副繁重的经济桎梏,也为 宋代此后一系列不屈等契约开创了先例。 “澶渊之盟”后,辽一方面因为内部统治不稳,另一方面也感触难 以击败宋朝,是以不再举兵南下,宋辽两邦的战事基础终止,南北僵持 的地势变成。尔后的100众年间,宋辽大概上庇护着安详状况。 (三)宋夏交兵 宋夏交兵是宋军与西夏军正在此日陕西、宁夏区域所举办的交兵。它 始于宝元元年 (1038年),其后时战时和,直到北宋消亡才算终止战事。 前后数十年间,给宋和西夏政权政事上和经济上都带来庞杂而长远的影 响。 1.宋夏前期交兵 力,直逼延州 (今陕西延安)北的金明寨,同时出奇制胜,派偏师诈攻 保安军 (今陕西志丹)。延州守将范雍入网,派上将刘平、石元孙领兵3 万驰援保安军。孰不知此时元昊已攻破金明寨。正本金明寨守军虽有10 万之众,但分别正在36个小寨中,各寨力气相对懦弱。元昊欲克金明诸寨, 蓄谋已久,先使人诈降参加寨中,加上守将李士彬驭下苛苛,内部不和。 俟西夏兵一到,内应蜂起,李士彬束手被擒。元昊轻松获此告捷,乘胜 挥师南下,进围延州。 范雍飞檄召刘平等人回援。刘平本来轻敌,日夜倍道兼行。元昊闻 讯,又施 “围点打援”之计,正在延川西北的三川口伏下重兵。正月二十 三日,刘平诸部宋军步骑万余人正在三川口与西夏军尖兵相遇,宋军奋力 将其击败。西夏军遂弃老弱牛马遁走,宋军紧追不舍,陷入覆盖圈。此 时,平地降雪数寸。元昊以10万精骑将刘平所部团团围住,宋军众次突 围都没有凯旋。黄昏时分,西夏军早先主动抨击,两军正激战间,位于 宋军阵后的黄德和率部先遁,惹起全线溃散。刘平身负重伤,仍派人杖 剑禁绝士卒溃遁,只留下千余士卒,遂退至西南山下,结寨自保。越日, 西夏军将宋军残部决裂覆盖,逐一攻破各寨,俘获刘平等人。而围困延 州的西夏军,攻城7日而不克,又遇天降大雪,遂得救归邦。 宋军正在三川口的惨败,恐惧朝野官民。宋廷方始负责备战,一方面 增募兵员、收括马匹,正在陕西境内筑城修堡,另一方面又派人赂赠土蕃 首领唃厮罗大宗金银锦帛,动员他趁虚攻打西夏。但最紧张的,是其调 整陕西边帅的人选,以韩琦主办泾原道,范仲淹主办鄜延道。韩琦创议 变动以往派人递送谍报的呆笨通信格式,改为设立烽候。范仲淹创议改 变以往分兵守边的要领,鸠合军力昼夜操练,认为机动之兵。同时针对 延州之北数百里藩篱破尽的情状,发轫修复城寨,安辑百姓,招安出亡; 克复被西夏攻破的寨门、金明诸寨加以据守;招募蕃汉弓箭手于寨旁居 住,以充斥城寨的防御力气。这些要领对稳固宋夏疆域局面,扼制西夏 队伍袭扰,阐扬了踊跃感化。 然而宋朝廷为了挽回失利的排场,不待做好富裕的交兵绸缪,就急 于启发计谋抨击,并谋略于庆历元年 (1041年)正月,由泾原、鄜延方 向两道出师,夹击元昊。但宋朝两道边帅韩琦、范仲淹正在此题目上的主 张是不相通的:韩琦念法鸠合军力,深刻西夏本地,寻求冤家主力决斗, 以绝恒久之患。范仲淹则要步步为营,妄想先加强范围防地,然晚辈步 绥、宥,攻陷茶山、横山,说只消能管制这道计谋防地,便可杜绝或削 弱西夏的袭扰。范仲淹为说明本人的念法,还上奏朝廷,创议暂缓出师。 宋朝廷赞同范仲淹所部鄜延道军兵出师之期,可能不拘夙夜,从而正在宋 军计谋和谐的题目上留下极大隐患。 庆历元年 (1041年)仲春,正当宋朝君臣将帅之间书简往还,争持 不歇时,元昊争先启发了第二次大范围抨击。他为了麻痹宋人,派人分 别向韩琦和范仲淹展现请和归顺。接着,鸠合军力,向泾原一起提议进 攻。他率军10万直抵宋德顺军 (今甘重寂宁)境内的好水川区域(今宁 夏隆德西北),潜伏下主力部队,又派少量部队至怀远城 (今宁夏西吉 县偏城)诱战。韩琦得知西夏军入境,派镇戎军 (今宁夏固原)守兵加 上所募敢勇 1.8万人,由上将任福统领前去迎击。临行前,韩琦屡屡嘱 咐任福引军绕至西夏军侧后,伺机出击。若 “度势未可战,则据险设伏, ① 要其归道;待其归,然后邀击之” 。任福不遵指示,率轻骑数千先行, 又命后续部队紧紧随从。仲春十三日,他正在张家堡 (今宁夏固原县张易) 与小股西夏军境遇,将其击败,并乘胜猛追,追至好水川口时已马乏人 饥。越日晨,宋军循川西进,正在道旁发掘几个银泥盒,内有跃动之声, 掀开一看,只睹上百只带哨家鸽从中飞出。潜伏已久的西夏军取得信号, 缓慢从四面合围。两军战至正午,宋军之阵不支,欲退依山险相拒。此 时西夏军又正在山脊上映现,居高临下启发攻击,宋军溃败,很众军士坠 崖而死,任福也战死。同日,宋军后续部队进至姚家川 (今宁夏德隆西 北),也被西夏军覆盖击败,仅遁出败兵残卒千余人。 好水川之战让步后,宋朝廷齐全失掉了抨击的勇气,改而选用守势, ① 敕令 “陕西诸道总管司苛边,毋辄入贼界,至则御之”。不久,又把陕 西划分为鄜延、环庆、泾原、秦凤4道,屯兵20余万,分守军州堡寨, 阻敌直捣宋朝腹心之地。 庆历二年 (1042年)闰玄月,西夏又发兵10万,分东、西两道合攻 镇戍军,图谋由此进窥闭中。宋军派葛怀敏等领兵 3万布施,正在养马城 (今甘肃固原西)与西夏军相遇。葛怀敏不授与前几次宋军让步的教训, 照旧幻念靠野外决斗获取告捷。是以,拒绝了 “固守镇戍,以逸待劳” ② 的创议 ,分兵4道直趋定川寨 (固原西),结果被西夏军决裂覆盖。葛 怀敏退入定川寨据守,又被西夏军割断退道和水源。当夜,葛怀敏以寨 小难守,向镇戍军目标突围。宋军突围至秦故长城壕边被西夏军再次包 围。葛怀敏等战死,治下9000余人被俘。 尔后,元昊挟定川寨告捷余威,驱军直抵渭州 (今甘肃平凉),一 道上焚荡庐舍,屠掠住户,但慑于鄜延 4道扎有重兵,未敢深刻。另一 方面西夏近年修制,死伤繁众,邦人抱怨四起,加上辽夏相闭翻脸,辽 朝大兵压境,不得不短暂截止对宋军事运动。而正在宋朝方面,一系列军 事让步,暴显现宋军队伍维护的强大缺陷及其队伍战役力之低下,更不 用说近年修制给邦度财力和社会经济变成了极大危急。有人曾描画说: “自闭陕发兵今后,修完城垒,馈运芻粟,科配百端,悉出州郡。内则 ① 帑藏空虚,外则民财弹竭,嗟怨嗷嗷,闻于道道。” 是以宋廷也相称渴 望罢战言和。如此,源委永久商榷,两边于庆历四年 (1044年)蒲月签 订和约。 2.宋夏后期交兵 宋朝虽与西夏宣战,但鉴于前期交兵惨败的体验教训,加紧了边防 维护。独特是宋神宗继位此后,抱着富邦强兵的思念,任用王安石为相, 举办政事军事革新,奠定了必然的军实情力。正在计谋上也由防守转入进 攻,绸缪将西夏一举荡平。熙宁四年(1071年),宋通远军使王韶(1030~ 1081年)提出招安藩族,进图西夏的创议,并身体力行,顺序收复了熙 (今甘肃临洮)、河(今甘肃临夏)各州,招安蕃族30余万帐,创设起 ①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三一。 ① 《宋史·仁宗纪》。 ②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三七。 ①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三九。 一块劫持西夏右厢的计谋基地。碰巧不久西夏发作政变,年小的西夏邦 主秉常 (1060~1086年)被囚。宋朝确定趁此可贵之机启发5道抨击: 李宪部出熙河流,种谔部出鄜延道,高遵裕部出环庆道,刘昌祚部出泾 原道,王正中部出河东道。按作战谋略,泾原、环庆两道合取灵州,河 东、鄜延两道先会师夏州,再攻怀州,结尾4道合攻兴州。宋朝廷还请 吐蕃出师渡黄河攻取凉州,以管束西夏右厢军力。 宋军大肆抨击的音尘传到西夏,当时主办朝政的梁太后凑集文武臣 僚咨询对策。极少血气方刚的少壮派将领皆念法出师迎战。惟有一位老 将说: “不须拒之,但焦土政策,纵其深刻,聚劲兵于灵、夏,而遣轻 ① 骑抄绝其■运,大兵无食,可不战而困也。” 梁太后接受了上述诱敌深 入的计谋。 此时,泾原道刘昌祚部已进至堪哥平磨哆隘口(正在灵州南百余里), 与据险守隘的 3万西夏兵境遇。刘昌祚以牌手正在前,布神臂弓和劲弩于 后,一马当先,挟两盾牌登隘酣战。待西夏兵稍稍畏缩,以雄师猛冲, 将其击败,乘胜直抵灵州城下。怅然衔命指派刘昌祚的环庆道将领高遵 裕迟迟不带兵赶到,使西夏兵从容做好防御绸缪。宋军顿兵坚城之下, 围攻18日夜而不克。而西夏军放黄河渠水灌淹宋虎帐地,又中断其粮饷 之道,宋军士兵因冻溺饥饿而死者极众。宋朝廷睹其不行取胜,敕令班 师。但高遵裕所部正在畏缩途中,一向遭到袭扰,又无粮食,接踵溃散。 鄜延道种谔所部沿无定河西进,开始长驱直入,连下银、石、夏诸州, 但很速就由于军粮供应不继,又逢大雪,部队非战役减员达 2/3以上。 河东道王正中所部沿无定河北行,一起尽是沙湿之地,士马陷没者极众, 至顺宁寨 (宥州相近),因粮运不继,无功退军。惟有李宪所部正在攻陷 兰州古城 (今甘肃阜兰)之后,进占龛谷(今甘肃榆中),并正在天都山 下立营固守。不久,听到其他各道让步的音尘,又仓促撤回河熙道。此 次战争,宋军正在战役上固然败众于胜,但具有较为雄厚的军实情力,占 领了银、石、夏、宥诸州和横山北侧的极少军事重心,使西夏正在横山沿 边地带 “不敢耕者至二百余里”,疆域生意中断,物价腾贵,“其余老 ① 弱转徙,牛羊堕坏,所失盖不计其数” ,陷入晦气境界。 尔后,宋朝君臣将帅改而选用 “筑寨缓进”计谋。元丰五年(1082 年),选取地处横山之要的永乐 (今陕西米脂西)筑城,但因为体验不 足,轻视了城中的水源题目,改为主城以外另筑水寨,存蓄用水的要领。 虽知城刚筑成,西夏兵便启发大范围抨击。他们不但将永乐城团团围住, 攻克了水寨,并且派逛骑禁绝宋军进援永乐城。永乐城守军虽全力增援, 但城中水源涸乏,士兵绞马粪汁充作饮料,渴死泰半,到底被西夏兵乘 夜雨急攻而下,宋方将士役夫死者 10万余人。绍圣年间 (1094~1098 年),宋朝又正在沿边区域修设了平夏 (今固原北)、灵平(正在平夏以南) 等数十个堡寨。这回摄取以往筑寨的教训,归纳治理诈欺制高点和水源 的抵触,按 “半山半川”的形式,正在靠河倚山之处修设梯形城垣,将一 面山坡和一岸河川蕴涵正在一座城址之内,使 “其堡寨城围务要占尽地势, ① 《宋史·夏邦传下》。 ① 《宋文鉴》卷五五。 ② 认为永固” 。同时,募集弓箭手屯田菅室,保寨卫家,变成幅员数百里 间,楼橹相望,鸡犬相闻,士马相援的邃密防御。独特是宋朝管制了西 夏米粮之川横山、天都山此后,西夏遗失聚兵就粮之地,很难启发大规 模抨击。是以,纵然其后两边仍往往发作战事,互有胜败,但西夏正在战 略上处于下风,不得不具名乞和。 3.宋夏交兵的体验教训 宋夏交兵是以农业为底子的宋朝与以逛牧业为底子的西夏政权之间 的永久交兵,其经济能力和交兵潜力的巨细优劣是不问可知的。有着强 大经济能力的宋朝,正在交兵前期每战必败,交兵后期又可能略占优势, 这种奇妙景色,只可从军事角度举办诠释。归结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点: 第一,宋朝 “重文轻武”、“居重驭轻”、“守内虚外”的军事政 策减少了队伍的战役力,直接导致了宋夏前期交兵的让步。宋太祖靠兵 变发迹,相称畏缩握兵上将步其后尘,故千方百计减少将领的权柄,也 不珍贵边防武装力气的维护,乃至正在三川口之战中映现 “将不知兵,士 不知战”的情状。正在军事运动中,往往由朝廷遥制,不敢派上将团结指 挥,各道军事运动极不和谐,所以容易被对方各个击破。宋军正在好水川 之战中遭到惨败,个中一个紧张由来,即是由于韩琦一起孤军深刻,而 范仲淹一起按兵不动,匮乏对西夏军侧翼的管束。 第二,宋军正在缺乏庞大马队部队的境况下,弃长用短,孤军深刻沙 漠之地,寻求野外会战歼敌,结果屡屡因粮尽援绝而旗开得胜。宋军因 马源有限及士兵平时生计民俗的相闭,其军种组成以步卒为主,辅以少 1.辽金交兵的产生 公元10世纪中叶,以畜牧和佃猎为业的女真人还散处于白山黑水之 ① 间, “地方数千里,户口十余万,无大君长,立首领,分主部落。”至 完颜部昭祖石鲁时,迫近部落间的同盟逐步向军事部落同盟目标转化。 景祖乌古乃更役属诸部,正式创设起一个庞大的军事部落同盟。这就正在 客观上为其后女真反辽交兵奠定了政事上和结构上的底子。 当时辽朝政事衰落,对女真民族的勒诈压迫日甚一日。个中最令女 真人怅恨的有三件事: “打女真”、“荐床笫”和“索鹰鹞”。“打女 真”是指正在辽人主办的榷场生意中屡屡映现压低物价或拘辱女真的事 件。 “荐床笫”是指辽朝差遣银牌天使到女真境内督课孝敬时,常令女 真妇女伴宿,从穷人甚至豪族大户的玉容妇女皆不行幸免,于是激起女 真各阶级大家的合伙怨恨。 “索鹰鹞”是由于女真逼近东海岸的区域盛 产名鹰 “海东青”,辽朝统治者将其定为女真特有的土贡方物,敕令女 真人哪怕漂洋过海,搜遍深山峡谷,也要定时孝敬。各式勒诈压榨,令 女真悲伤不胜,各部落往往执杀使者,中断鹰道,乃至起兵叛逆。 完颜女真部落同盟的历代首领诈欺大家的反辽心思,先后团结了张 广才岭以东、以西的大片土地,攻克了今黑龙江呼兰以北和吉林延边地 区,创设起一块进可能攻,退可能守的雄伟遵照地。经常的斥地领土战 争,进一步巩固了完颜女真的军实情力。遵照女真部落兵制的征兵准绳, 被降服部落的补充势必带来兵源的推广。至辽乾统二年 (1102年)征讨 ① 肖海里之役,完颜女真已 “募军得甲千余”。天庆四年 (1114年)女真 攻打宁江州 (今吉林扶余)战前,征兵众达2500人,编成女真最基础的 武装力气。同时,众年的交兵中还磨练出一批勇于历尽艰险的勇将慈爱 于筹谋的谋臣,如完颜娄室 (1077~1130年)、宗翰 (1080~1137 年)、宗望 (?~1127年)、撒改 (?~1121年)、完颜希尹 (?~1140 年)等。金太祖完颜阿骨打重用这些将相之才,力农积谷,练兵牧马, 备要冲,修城堡,兵力空前繁盛。 为了戮力凑合辽朝,女真人还戮力促使其东南疆域上的高丽邦中 立,维系一条安详的范围线年),高丽曾派兵进入女 线年后又正在易懒甸筑九城,置戍兵,认为久占之计。尔后两边的 军事争取陷入胶着状况,经年难分赢输。女真人急于对辽作战,为避免 两面受敌,紧急须要终止掉这场久拖不决的交兵。乾统九年 (1109年) 六月,女真遣使至高丽,对其邦王睿宗说:昨年高丽 “大肆而入,杀我 耄倪,置九城,使出亡靡所止归。故太师使我来请旧地,若许还九城, 使安生业,则我等告天为誓,至于世世子孙,恪修世贡,亦不敢以瓦砾 ① 投于境上” 。之后,高丽许还逋遁之人,退军归地以修睦。 就正在女真人举办仓猝的交兵绸缪的同时,辽天祚帝照旧是 “好畋猎, ② 淫酗怠于政事,四方奏事往往不睹省” 。朝中显宦也被女真人行贿的金 珠良马所收买,闭塞言道视听。辽天庆二年 (1112年)初,完颜女真首 ① 《契丹邦志》卷二六。 ① 《金史·世纪》。 ① 《高丽史》卷一三。 ② 《金史·太祖纪》。 领阿骨打朝拜天祚帝,天祚帝命其歌舞助兴,阿骨打违命不遵。天祚帝 一度对女真人有所警戒, “密谓枢密使萧奉先曰:‘前日之燕(宴), 阿骨打意气雄豪,顾视不常,可托以边事诛之,不然,必贻后患。’” ③ 萧奉先饰词 “粗人不知礼义,无大过而杀之,恐伤向化之心”,将此事 掩蔽过去。当时的辽朝将帅也确实有人留心到不尽早发兵攻打女真部 落,令其坐大的计谋性差错。如先后任横舟师节度使和东北道统军使的 萧兀纳 (1049~1118年)曾两次上书,以为女真 “其志非小。宜先其未 ④ 发,举兵图之” 。其无误看法并没有被朝廷接受。天庆四年(1114年), 辽朝统治者总算察觉完颜女真不但要团结女真各部,并且要推倒辽朝的 统治,于是遣使去责问威吓,并敕令东北道统军司正在辽朝边防重镇宁江 州蚁合军力,以海州刺史高仙寿率1000余名渤海族士兵支持宁江州。尽 管如许,辽朝上下都还不笃信女真人真敢制反。大战之前,衔命做结尾 一次考核的女真探子胡沙补正在道上遭遇支持宁江州的渤海族士兵,这些 人还半开玩乐半负责地问他: “外传女真欲反,是耶?” 玄月,完颜女线名披甲执械的女真士兵正在松花 江南岸、拉林河口西的广大岗地上,进行反辽交兵的誓师大会,公然树 起反辽的旗号。辽金交兵由此正式产生。 2.辽金交兵的第一阶段 阿骨打固然起兵反辽,但与开邦上百年的辽王朝相抗衡,女真的力 量究竟太弱小。是以,他只好放弃女真马队冲破力强,擅长长途奔袭的 益处,选用较为郑重的作战方略:正在东线短暂举办踊跃防御,吸引并伺 机诈欺野战击溃辽军主力。正在西线,踊跃向辽朝统治懦弱区域挺进,利 用渤海人的反辽心思,踊跃推广战果,逐渐变成敌强我弱的计谋态势产 生强大变更。 遵照既定计划,女真队伍正在东线首优秀行了攻陷宁江州之役。战前, 胡沙补曾向阿骨打创议说: “今举大事,弗成后时,若俟河冻,则辽兵 ① 盛集来攻矣。乘其未集而早伐之,可能得志” 。阿骨打固然晓畅当时女 真队伍的攻坚才华不强,但宁江州高出孤单,攻陷它正在政事上意旨很大, 遂集合上风军力覆盖该城,源委浴血奋战,到底冲入城内,生擒了辽防 御使大药师奴。 宁江州的沦陷,繁重进攻了契丹统治者正在辽朝衰弱的种族统治编制 中的威望身分,势必惹起一系列军事、政事上的连锁反响。极少辽朝将 领上书修策,提出一共策动队伍,以威势心服女真。但辽朝显宦为了照 顾大邦的排场,怕闪现出示弱的迹象,只肯举办片面的交兵策动,派兵 7000人,由司空、殿前都点检萧嗣先统领,进屯出河店(今黑龙江肇源)。 阿骨打乘其容身未稳,领兵3700人秉夜急行,凌晨顶冰凌渡水过河,向 辽军提议攻击。当时大风突起,尘土蔽天,女真趁势击溃军力居于上风 的辽军。接着,又不断追击到斡邻泺,歼灭惊魂不决的辽军残部, “杀 ③ 《金史·太祖纪》。 ④ 《辽史·萧兀纳传》。 ① 《金史·胡沙补传》。 ① 获首虏及车马甲兵珍玩弗成胜计” 。 出河店、斡邻泺失利后,天祚帝宠臣萧奉先为了给他的弟弟萧嗣先 摆脱罪责,骗取大赦令,伪制说辽军溃兵处处洗劫,如不行宥免他们, 惧怕会啸聚山林。天祚帝信认为真,下诏宥免出河店溃遁将士,萧嗣先 也仅仅取得免官的惩罚。军事上的败北与政事上的衰落交错正在沿道,进 一步激化了辽朝的内部抵触。 “自是出征之兵皆谓:‘战则有死而无功, 退则有生而无罪’。由是各无斗志,累年用兵,每遇女真,望风奔溃。” ② 次年春,一系列军事败北迫使辽朝廷竭尽戮力女真的背叛。天 祚帝不再相信本族将领,竟升引向不知兵的汉人丞相张琳率军10万,分 4道攻打女真:都统斡鲁朵军直攻来流河 (今拉林河)女真区域,黄龙府 尹耶律宁部向西北抨击女真区域,夏州节度使萧湜曷军从咸州向北迎战 女真队伍,左祇侯郎君详稳萧阿古从锦州抨击女真新攻克区。面临辽军 这几道颇不和谐的抨击,阿骨打选用重心防御,然后反扑的对策。辽军 ③ “独来流河一起深刻,(遇)女真军马,月朔战稍退,各退保寨栅”。 而来流河一起辽军统帅斡鲁朵又误听其营中汉族士兵遁遁,便率契丹、 奚族士兵弃营疾走。留正在原阵脚上的汉族士兵孤单与女真人干戈,惨败 而归。其他 3道辽军闻讯后,皆放弃抨击,退保本道防城。玄月,阿骨 打接受上将完颜娄室的创议,乘胜提议攻势,顺序根除辽军固守的黄龙 府 (今吉林农安)界限的军事据点,断其外助,然后倚梯爬城,并助以 火攻,费时一个月,到底将其攻破。 这时阿骨打曾经开邦称帝,公然闪现出欲取辽而代之的政事贪图。 而地处上京大门口的黄龙府被克,直接劫持到辽朝廷的和平。天祚帝闻 黄龙不守,大惧,亲身领兵数十万分道而进,分发数月粮草,图谋正在短 年华内解除女真政权。女真此时的军力空前强大,但也惟有马队2万, 两边力气相差悬殊。阿骨打遂凑集诸将聚会,确定深沟高垒,固守以待 破辽良机。 天祚帝固然指挥雄师亲征,大有一举解除女真之势。但他的身分并 不加强。他正在女真背叛上的无能,正在管束渤海、汉、契丹和奚等民 族相闭时屡屡让步,导致极少契丹贵族萌生换主之念。就正在此次进兵途 中,都监耶律章奴猛然胁诱将士300人叛遁,图谋拥立燕王耶律淳为帝。 天祚帝眼睹肘腋生变,确定诡秘凯旅,先征讨耶律章奴。阿骨打探知辽 军西还,遂收拢战机,慰勉将士,追及天祚帝于护步答岗 (今黑龙江五 常),催兵直击辽帝所正在的中军,并以摆布翼击攻, “辽师败绩,死者 ① 相属百余里” 。天祚帝一日夜疾走500里,退保长春州。 3.辽金交兵的第二阶段 护步答岗之战的告捷,使女真队伍总的态势由计谋防御转为计谋进 攻。辽军能力主要减少,再也结构不起大范围抨击,遂转而以其五京为 ① 《金史·太祖纪》。 ② 《契丹邦志》卷一○。 ③ 《契丹邦志》卷一○。 ① 《金史·太祖纪》。 依托分头举办战区防御。 针对辽朝廷的军事计划,阿骨打选用各个击破的战术,顺序启发了 几次大范围抨击战争,逐一攻陷辽之五京,淹没辽朝疆土。 以政略佐战功,是女真对社交兵的一直方法。从宁江州之战早先, 阿骨打就留心诈欺辽朝内部锋利的民族抵触,分裂其政事统治。他开释 俘获的渤海族将士,宣谕: “女真、渤海本统一家,我兴师伐罪,不滥 及无辜也。”金收邦二年 (1116年)初,更把招降纳叛的限制进一步扩 大,下诏曰: “自破辽兵,四方来降者众,宜加优恤。自今契丹、奚、 汉、渤海、系辽籍女直、室韦、达鲁古、兀若、铁骊诸部官民,已降或 为军所俘获,遁遁而还者,勿认为罪,其酋长仍官之,且使从宜住宅。” ①这些策略进一步滋长了反辽民族斗争炎火的舒展,使辽朝无法创设起一 条巩固的防地。不久,渤海族辽将高永昌据东京辽阳背叛,击退了前来 的张琳部辽军。阿骨打一壁派人假意周旋,洽商协力攻辽;一壁暗 地招诱降人开启辽阳城门,解除高永昌权力,收降东京诸州县大片土地。 天辅元年 (1117年)春,阿骨打启发了以攻取辽上京临潢府 (今内 蒙巴林左旗)为主意的大范围抨击战争。他们仍是选用先扫外围,次攻 中坚的作战计划,先头部队拿下金山 (今吉林白城)后,派雄师万人俱 取泰州,然后回师轻下长春州。玄月,辽廷招募辽东饥民 2.8万人,编 成 8营,号称 “怨军”,由都元帅耶律淳指挥屯于卫州蒺藜山(今辽宁 北镇),阻击北上的女真队伍。但 “怨军”的战役力并不象辽朝廷所设 念的那样强,与女真人一战即溃,遗失计谋腹地显州,把上京城齐全暴 露正在女真铁骑眼前。天祚帝齐全遗失抗拒决心,备下速马2000匹,将珠 玉宝物一共打包装好,随时绸缪遁走。天辅四年 (1120年)春,女线道奔袭,一举攻占辽上京。 至此,女线以上的疆土,多量解除了辽军有生力气。 但阿骨打对辽军能力并不摸底。这时,正巧宋朝遣使渡海前来,欲与之 结成 “海上之盟”,收复被辽朝管制的燕云一带汉人故地。阿骨打也赞 成结盟,心愿宋朝开发新的沙场,迫使辽军两线作战,加快灭辽交兵进 程。但宋廷签约后,又害怕辽朝膺惩,深悔前约。阿骨打正在辽朝贵族耶 律余睹归降后,深知辽军鱼质龙文的懦弱本色,确定不管宋朝出师与否, 立地发兵灭辽。 天辅五年 (1121年)十仲春,阿骨打以耶律余睹 (?~1132年)为 前卫、完颜杲 (?~1130年)为统帅,挥兵直捣辽中京 (今内蒙宁城)。 辽军闻女真人将至,皆欲焚刍粮徙住户远遁,上将萧霞末则念视女真兵 众少来确定迎战照旧退保山西。完颜杲探知辽人全无斗志,率轻骑疾趋 中京城下,守兵不战自溃,遂克中京。 就正在女真攻打辽中京时,天祚帝已远避居庸闭外,赴鸳鸯泺 (今河 北张北),志正在加强山后诸地,禁绝女真西进。待外传中京失陷,女真 雄师接近的音尘,又急忙远走西京 (今山西大同),留兵屯原地认为屏 障。女真将领宗翰深知辽朝内部离心,士兵皆羸弱弗成用,故选用 “擒 贼先擒王”之策,绕开辽军屯兵重地,领轻骑倍道兼行,日夜穷追不舍, 逼得天祚帝不得不避于漠北。 ① 《金史·太祖纪》。 天祚帝潜心遁避女真马队的追捕,无暇收拾残局,激发了辽朝内部 新的政事危境。天辅六年 (1122年)三月,留守燕京 (今北京)的辽参 知政事李处温(?~1122年)等拥立天祚帝叔父、秦晋邦王耶律淳(1063~ 1122年)称帝,改元修福。耶律淳登位后,深知自己军实情力较弱,派 人向女真请和。阿骨打此时把主力都蚁合正在山西一带,短暂无力东顾, 遂将计就计,稳住燕京辽军,先鸠合元气心灵治理山西的辽军残部。同年春 夏间,女真先是力克辽西京,接着击溃蚁合正在鸳鸯泺相近的辽军 2.5万 人。入秋后,确定移师燕京城下,结尾治理耶律淳所部。正在此同时,迟 迟不敢履约的宋朝君主也看出辽人败亡之象毕露,顾虑燕京落入女真之 手,遂先后两次出师攻打燕京。但宋军将领根底不做负责的交兵绸缪, 心愿辽人可以望景物从,不战而降。结果都遭到辽军果断抗拒,铩羽而 归。尔后,耶律淳病死,燕京城内讧迭起。十仲春,燕京守将启门纳降 女线年)初,女真上将完颜娄室正在应州新城 (今山西 朔县西)追获辽天祚帝,只是这已是辽金交兵的尾声了。 4.辽金交兵的体验教训 弱小的女真民族正在短短数年间消亡一个雄踞北方众年的大邦,除了 长远的政事、经济由来外,正在军事上亦有很众值得总结的地方。 辽朝计谋决议的失误紧要外示正在 3个方面:一是没有从计谋上珍贵 对手,失掉了防微杜渐的良机。因交兵绸缪不敷,正在交兵初期就连吃败 仗,极大地影响了政局稳固。二是烦躁求战。出河店之役后仓促集合主 力,图谋缓慢解除女真。一朝腐败,连举办有用防御的力气也打发殆尽。 三是不留心管束好统治阶层内部相闭,管束好邦内各民族及与相邻政权 的相闭,政事上的分歧愈加快了辽朝防御编制的溃散。相反,女真面临 劲敌,选用把稳初战,务求必胜的计划,踊跃诈欺对方的民族抵触、政 治抵触推广战果,正在交兵指引上是比力凯旋的。 (五)宋金交兵 1.金灭北宋 (1)宋金 “海上之盟”与燕云协商 北宋晚年,正在宋徽宗 (1082~1135年)的衰落统治下,阶层抵触日 益锋利,宋徽宗统治集团图谋以收复燕、云作幌子,搬动百姓视线年),宋徽宗派童贯出使辽朝,了然辽朝时势。童 贯正在这回出使中,遭遇了燕人马植,向童贯献策取燕,童贯将他带回开 封。马植向宋廷陈述天祚帝荒淫无道,女真对辽咬牙切齿,如能从登莱 过海与女真结盟,相约攻辽,则燕地可取。宋徽宗赐姓名为赵良嗣,开 始了谋取燕京的一系列勾当。重和元年 (1118年)宋遣马政使金,次年 金遣使到宋,商议攻辽。此后几经磋商,两边于宣和二年 (1120年)商 定:宋金夹攻辽朝,长城以北的辽中京大定府由金军攻取,长城以南的 燕京析津府由宋攻取;灭辽后,宋收回燕京一带土地,宋将原每年给辽 的岁币如数转交给金;宋金不行孤单与辽宣战。史称 “海上之盟”。 宋金盟约订立之后,宋廷集合正在西北的重兵,绸缪出师攻辽。但正在 方腊起义产生后,宋徽宗立地派童贯指挥绸缪攻辽的队伍前去,加 上外传辽已得知宋金结盟音尘,畏缩辽举办膺惩,宋徽宗 “深悔前举, ① 意欲罢黠约” 。直到宣和四年 (1122 (2)金军南下袭宋 金正在灭辽交兵节节告捷中,掠取土地和财产的心愿日益增进,踊跃 计划南下灭宋。金将燕京移交给宋后,宁靖州为南京,以辽降将张觉为 留守。宣和五年 (1123年)蒲月,张觉又打出辽的旗子反金。昏庸的宋 徽宗等人,竟念通过招降张觉以取得用武力和金钱都未能取得的平州地 区,就以高官厚禄招诱张觉,张觉黑暗降宋。这一违背宋金赞同的运动, 鲜明会遭到金朝的抗议,但宋朝正在军事上既未作援助张党的绸缪,也未 作防护金军抨击的绸缪。平州被金军占领后,张觉遁到燕山府 (宋改燕 京为燕山府),宋给张党的任用状被金军缉获。正在金军的追索下,宋将 张觉斩首函送金朝。事项并未就此结束,张觉事故成为金南侵的托辞。 金将重兵屯驻于平州、营州,绸缪大肆南下。宣和七年 (1125年)仲春, 天祚帝被金生擒,辽的残存权力曾经根除,于是全力念法侵宋的金军将 领宗翰、宗望等人,纷纷托辞宋朝捣鬼赞同,条件抨击宋朝。十月金太 宗下诏侵宋,兵分两道:西道以宗翰为主帅,率兵6万,自云州下太原, 攻洛阳;东道以宗望为主帅,率兵 6万,自平州入燕山,下真定,然后 两道会师,直趋宋京都开封。十仲春,金军两道同时提议抨击。 东道金军攻破檀州、蓟州,宋知燕山府蔡靖派郭药师、张令徽等率 军4.5万正在白河 (今北京通县东北运河)迎击金军,张令徽率军先遁, 金军乘胜追击,郭药师大北,退回燕山府,率所部兵挟制蔡靖降金,燕 山府所属州县悉为金军攻克。宗望得郭药师,以他为前锋,进一步南下, 攻保州 (今河北保定)、安肃军(今河北徐水)不克,舍城不攻不绝南 下,围中山不下,绕道陷真定,克庆源府 (今河北赵县),破信德府?

  “原创力文档”前称为“文档投稿赢利网”,本网站为“文档C2C买卖形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下载)用户,本站只是中心效劳平台,本站一齐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含作家)一齐【成交的100%(原创)】。

本文链接:http://dalco-roma.com/hanshangdiliulong/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