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汉章帝刘炟 >

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

归档日期:07-17       文本归类:汉章帝刘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合节词,查找联系材料。也可直接点“查找材料”查找悉数题目。

  窦融(公元前16~公元62)东汉初大臣。字周公。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新莽当政时,为强弩将军司马。窦融历任冀州牧、大司空、代行卫尉事,兼领将作大匠。窦氏一门贵宠,前后一公、两侯、三公主、四二千石,府邸相望京邑,跟班以千计,当时贵戚元勋都无法比拟,窦融子孙放肆,众行犯罪。永平二年(公元59),从兄子窦林因罪正法,汉明帝刘庄诏令窦融归第养病。

  【汉章帝皇后窦氏(?—97年)】,汉章帝皇后。曾祖窦融(官大司徒);父窦勋,母沘阳公主,东汉章帝刘炟的皇后,貌美,性悍妒。窦氏出生于尊贵的家庭,到了她的父亲窦勋,因罪伏诛,家境中落,父窦勋,追爵安成息侯;母为东海恭王刘强女沘阳公主。公元78年被立为皇后。窦氏六岁能作作品,况且天才丽质。修初二年(77年)八月,窦氏及其妹妹被选入长乐宫。因为她貌美、行为言道杰出,获得了马太后的鉴赏,更获得了章帝的怜爱。此后,马太后病逝,宫内权利最大的莫过于窦后。

  楔子:大汉出塞曲:北京一只蝴蝶扇动羽翼所带来的气流扰动,能够导致几天后纽约的一场狂风雨,这即是所谓的“蝴蝶效应”。这个闻名的例子每每被用来解说,正在一个混沌体例中,任何因子的细微转移,都能够正在遥远时空的另一端带来弗成预知的宏观效应。当然,除了少数专家,咱们大无数人都不真切为什么一只蝴蝶扇一下羽翼,就会带来切切里外的。但全邦史册同样是如许一个弗成预测的混沌体例。咱们却能正在此中展现和验证同样的“蝴蝶效应”。譬如,亚德里亚堡会战这场全邦史册上最主要的狂风雨之一,即是三百年前一只远东的“蝴蝶”扑闪羽翼的结果:一个东方贵族的死导致了一个西方天子的死,两个东方民族间的交锋导致两个西方民族的兵戎相睹,中华帝邦的兴起导致了罗马帝邦的解体,这即是亚德里亚堡之战的故事。

  公元88年,东汉章和二年,洛阳。宗室后辈、都乡侯刘畅正在洛阳的一个卫所被刺身亡。这一年汉章帝方才驾崩,年方十岁的太子刘肇继位,是为和帝,由母亲窦太后垂帘听政,汉朝的中枢政权慢慢被窦太后的几个兄弟,侍中窦宪,虎贲中郎将窦笃等人所节制。惨死的刘畅固然只是皇室疏宗,但近来由于章帝驾崩来京哀悼邦忧,连连被窦太后召睹,俨然已是太后的新宠。他的死无疑具有很大的政事敏锐性。窦太后大怒之下,苛令彻查此事,中央却遭遇了很不屈常的阻力。正在一批朴重仕宦的不懈究查下,结尾内情毕露:买凶杀人的,公然是太后的哥哥窦宪,动机是恐怕刘畅获得太后的宠任,会和本身分享权利。

  窦太后彰着也没有念到这个结果,偶尔犯了难。从国法上来说,窦宪暗害皇族,早已犯了极刑,铁板钉钉;但窦太后终于兄弟情深,再加上巢倾卵破的利害联系,当然不行正法兄长,惟有先将他合正在宫中再念手段,名为囚禁,实为保卫。朝野间浩大的舆情压力可念而知。这岁月映现了一个不料的机缘,给了窦宪一根救命稻草:南匈奴使者前来朝睹,乞求朝廷兴兵伐罪北匈奴。

  匈奴一经是汉朝最可骇的强敌,但正在几百年的屡屡滞碍下,东汉初年仍然凋零并分化成南北两部。南匈奴向汉朝称臣,联系优异,北匈奴僻处漠北,对汉朝的吓唬也不大。近年来,北匈奴饥馑惨重,邦民流浪,因而南匈奴请朝廷兴兵征讨。窦宪实时收拢了这个机缘,上书乞求带兵征讨北匈奴以将功赎罪。

  彰着,成功是万无一失的,不然窦宪也不会将此行动救命稻草。但对朝廷来说,目前的题目不是能不行打赢,而是有没有须要去打。大无数官员都反驳兴兵,指出歼灭北匈奴,漠北的土地邦民不行为朝廷全体,势必被南匈奴或其他胡族攻克,等于是朝廷助助匈奴团结或其他蛮族坐大,成绩事与愿违。还不如仍旧匈奴目前的分化,对本朝尤其有利。若是正在泛泛,窦太后当然会稳重研究这些偏睹,结果众半不会兴兵。但现正在,一场预期中的军事成功能够挽救兄长的生命,也能助助悉数家族度过丑闻的紧急,这比虚无缥缈的永久便宜要实际得众。窦太后于是诈骗摄政太后的权利力排众议,下诏录用窦宪为车骑将军,带领北边十二郡的马队以及羌、胡军,出塞伐罪北匈奴。

  第二年,汉永元元年,窦宪和南匈奴军会师。历程正在蒙古高原上的辛劳跋涉,汉军正在稽落山(今蒙古邦西南)与北匈奴的主力相遇,并如预睹之中得到了大胜,斩首一万三千众人,俘获牲畜达一百万头以上,北匈奴八十一个部落二十众万人纳降。从此几年,窦宪不停清剿北匈奴残部。永元三年,汉军正在金微山(阿尔泰山)下击溃北匈奴结尾的屈服气力,连单于的母亲也被俘虏,北单于率数万部众远遁西域,从此不知所踪。汉朝三百年来对匈奴的交锋抵达了成功极点。窦宪规复了权利和声望,自得洋洋地回到洛阳,从新操作了朝廷大权。

  窦宪认识到本身正正在成立史册,以是正在极北的燕然山(今蒙古杭爱山)上勒铭祝贺,但他无法设念本身成立了怎么的史册:真相上,他惹起了全邦史册上最主要的一次民族大转移。北匈奴的远走正在北方草原上变成了浩大的权利真空,不久东胡的鲜卑族便攻其不备,成为草原的新主人,正在鲜卑的压力下,南匈奴等胡族纷纷内迁汉朝境内,成为日后“五胡之乱”的远源。而北匈奴的西迁更惹起了继续串的连锁反响,将西方全邦搅得翻天覆地,最终导致了罗马帝邦的土崩决裂。窦宪好似传说中的那只蝴蝶,羽翼的一下扇动,无心中促成了遥远邦家的——这场狂风雨倾注正在近三百年后的欧洲。

  窦宪荡平北匈奴后,威名大振,“窦氏父子兄弟并居诸君,充满朝廷”。弟窦笃进位特进,窦景为执金吾、窦瓌为光禄勋。窦宪以耿夔、任尚等为同党,邓叠、郭璜为知交,班固、傅毅典作品。刺史、守令众出其门。尚书仆射郅寿、乐恢并以忤意,接踵寻短睹。由是朝臣震慑,望风承旨。窦氏娇纵,以窦景为甚。元四年(公元92年),受封为穰侯的邓叠与其弟步卒校尉邓磊、窦宪的贵婿射声校尉郭举等,彼此交结,邓叠母与郭举得幸于太后,遂同谋戕害和帝。和帝知其谋,乃与近幸中常侍郑众定议,欲诛郭举等。因窦宪正在外,恐其惧祸作乱,故忍而未发。不久窦宪、邓叠凯旋还京师。和帝诏使大鸿胪持节郊迎,赏赐将吏。窦宪到来,和帝幸北宫,令执金吾、五校尉勒兵屯卫南、北官,闭城门,收诛邓叠、邓磊、郭举、郭璜,皆下狱诛,眷属徙合浦。遣谒者仆射收窦宪上将军印缓,更封为冠军侯。窦宪与弟窦笃、窦景、窦瓌皆遣就邦,和帝以太后故,不欲有诛窦氏之名,选苛能相督察之。窦宪、窦景、窦笃至邦,皆被迫寻短睹,受干连者也都免官回籍。

  【窦武(?~168)东汉暮年外戚﹑大臣】。字逛平。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窦融玄孙。其父窦奉是定襄太守。他少时以“经行”著称,显名于合中。永康元年(167)﹐他为司隶校尉李膺﹑太仆杜密遭党锢一事上书﹐乞求贬黜掌权的寺人﹑李膺﹑杜密等人以此获得宥免。同年冬﹐桓帝死﹐窦武以拥立灵帝故﹐拜上将军﹐更封闻喜侯。他与太傅陈蕃共秉朝政﹐援用尹勋为尚书令﹐刘瑜为侍中﹐冯述为屯骑校尉。窦武是汉灵帝时为反寺人的主脑。

  【汉桓帝窦皇后名妙】,是章德皇后从祖的孙女,父亲郎中窦武。延熹八年,桓帝废邓皇后,窦皇后被选入宫中,立为朱紫。当时,桓帝对采女田圣极度恩宠,念立田圣为皇后,但朝臣以田圣身世微贱而热烈反驳。桓帝无奈,只好策立窦妙为皇后,封窦武为槐里侯、特进,拜城门校尉。但纵然云云,桓帝对窦皇后仍不甚宠幸,所爱仍然田圣等女。永康元年(167年),桓帝病重,就封田圣等九女皆为朱紫。因为桓帝的薄情,窦皇后对田圣等人从来有气。桓帝亡故,窦皇后称皇太后,即与父亲窦武临朝定策,迎立解犊亭侯刘宏,是为灵帝。临朝听制后,窦太后随即起事,桓帝的棺材尚正在前殿,就派人杀了田圣,而且还念把其他桓帝的朱紫全都杀掉。正在中常侍管霸、苏康的苦谏下,刚刚作罢。不久,窦武和陈蕃等人谋诛寺人事露,中常侍曹节等矫诏杀死窦武,即把太后迁于南宫云台,其眷属迁于比景(今越南南部)。灵帝念及太后曾援立本身,对窦太后比拟光顾。修宁四年(171年)十月月朔,曾带领群臣朝睹太后,并亲身为她祝酒。自此又听从黄门令董萌的劝说,扩展太后的供养。但太后心中悲愤,熹平元年(172年),终因母亲死正在比景,感叹而死。死后与桓帝合葬宣陵,谥“桓思皇后”。

本文链接:http://dalco-roma.com/hanzhangdiliu_/571.html